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作如是观

 
 
 
 
 

日志

 
 
关于我

书痴画迷。不务正业的复旦大学教师。麦道的老婆。包子他妈。

网易考拉推荐

纸上的吃  

2013-04-01 19:13:14|  分类: 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纸上的吃 - malingcat - 曾作如是观
 

  

近年脾胃不和,吃什么都感觉木木的,老中医搭着我的脉闭目许久,徐徐地说:这以后,辣的,甜的,酸的,肉,奶,鱼,蛋,咖啡和茶,我看,都忌了口吧!当着那部白花花大胡子,我唯唯诺诺,回家后斟酌减半,微辣的半甜的有一点点酸的。至于含瘦肉精的肉,含三聚氰胺的奶,被化学药品养得活蹦乱跳的鱼,流水线上的大个儿鸡蛋,尽量少吃。唯有咖啡和茶戒不掉,怎么办?多加水!这么吃了一年有余,化验单上的指标渐渐好看起来了,只是嘴里好不寡淡。画饼充饥也好,望梅止渴也罢,我搬回家许多纸上谈吃的书。

 

看得多了,略有心得。这类书的理想作者,该是左手拿着铲子、右手拿着笔的吃主儿,馋,懂烹饪,能执笔。不过,向来罕见。苏东坡的招牌肉是小妾朝云的手艺,李渔的《闲情偶寄》时时闪出一句“予尝授意小妇”,所谓“君子远庖厨”,君子们谈吃往往只是纸上的盛筵,细考起来有些靠不住。这类书又有两大门派,一类是富吃派,珍稀的食材,优秀的厨子,精致的餐具,菜谱出自某显宦某妖僧某名媛的私厨,座上客都不讨厌,什么都有来历,什么都有档次,不仅勾人口水,还勾出多方位的艳羡。可一般文人口福尚浅、难有这样的豪华体验,只好去当穷吃派,故人鸡黍,故乡莼鲈,故去老奶奶的那一碗豆腐,江湖菜山野菜弄堂菜家常菜,乃至于路边摊的一碟黯然销魂叉烧饭,同样津津乐道,同样其味醰醰。总体而言,谈吃不比谈别的,有个“我”绕不过去,所以口腹不过是个话头,作者的识见、才情与胸襟才是根底。

 

我在“食话”方面胃口颇佳,最后一头撞上唐鲁孙,叹为观止。唐老爷子真馋,眼界真广,笔力真健,也富吃,也穷吃,这还都不是我最钦佩的,我最钦佩的是他超常的记性。就算他祖父是兵部侍郎、伊犁将军,外祖父官至河南巡抚、浙闽总督,但他出生时已是1908年,大清国眼看就完了,怎地他对宫里的规矩、宫外的风俗如此熟稔?看杂书就是有这个好处,彼处埋下的疑问,无巧无不巧,会在另外的地方寻得启发。日前读黄裳《来燕榭集外文钞》,言及他在解放前觅得光绪年间(1888年)石印小册子《北上备览》,“盖当日都门导游之类书籍也”,其中对吃馆子加以指导,如“安儿胡同有烤肉馆,虽仅一间门面,而达官贵人、摩登伽女,多就案前长板凳,跷一腿立于凳上食之。门外排队而候之者,如长蛇阵。冬晨雪霁,此一幅‘吃肉图’,亦大可观。”以下并宫中赐白肉,臣下自备小刀子切割,大家嫌没有滋味自备“酱油纸”等,均似曾相识——在唐鲁孙作品中见过。想来,老爷子貌似信手拈出、便尔涉笔,实际上却是言之有据。纸上谈吃,菜牌、碗碟、掌故、烤肉支子诸如此类,难免从纸上到纸上发生飘移,就把这种“互文性”当成“文化”好了。

 



已发纸媒,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1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