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作如是观

 
 
 
 
 

日志

 
 
关于我

书痴画迷。不务正业的复旦大学教师。麦道的老婆。包子他妈。

网易考拉推荐

尔曹身与名俱灭  

2012-09-17 19:01:18|  分类: 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赛马是很容易的,马儿们的视野里容不得并驾齐驱,不用鞭子,自己就颠儿颠儿地奋起蹄子了。

        相对来说赛狗要复杂一些,需要有个战利品勾着大家你追我赶,真兔子都不用,机械的就行了。

        斗蟋蟀呢,需要撩拨一下两下,对了面对了眼儿,然后就铁嘴钢牙咬起来,不致残对方绝不松口。

        老Q走了杯酒,问我说,你们文人的PK像什么?

        这个弯拐得突兀,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学人”呢,好端端怎地就成了“文人”?再说了,文人怎么能跟马、狗、蟋蟀这样的一般动物比?那是变相骂人来着?我一直以为,文人那是高级动物里的高级动物。两眼望天想了半晌,还是老实承认吧:有的像马,有的像狗,有的像蟋蟀。

        文人里,像马的是争强好胜类型的,这种竞争多半是在级别差不多的文人之间,海明威对福克纳,鲁迅对梁实秋,伏尔泰对卢梭。若是大文豪痛打小文痞,胜之不武;而小文人挑战大文人,常有好事者跳出来分析小文人羡慕嫉妒恨的复杂心理,成见难改。

        像狗的是被圈子里的共同偏见蒙了眼的,只要同侪在积极拼抢的,那就是好东西,管那是某个桃子、某个虚名、还是某个红颜祸水,有关最后一种“战利品”的轶事,简直罄竹难书,常给人以“贵圈好乱”之感,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像蟋蟀的是那种脸皮儿薄血又热的,经不起他人挑拨、起哄、怂恿、架秧子,逞一时之快,鼓一时之勇,宁肯伤了自己也要自证清白云云,孰料只是娱乐了一众看客,可叹可悲又可恶的是,在当今这个网络围观的时代,看文人“斗蟋蟀”成了最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项目之一。

        没等老Q露出老猫般的坏笑,我赶紧转折一下:可是!可是文人只不过是“未能免俗”罢了,争名夺利、争风吃醋、争强斗狠,本乃普遍的人性弱点。文人与非文人的区别仅在于,文人好表现,大众看得见,一经笔墨渲染,就搞得尽人皆知。

        其实呢,多大点事儿!

        老Q颔首:“对对,这个道理我懂,会咬的狗不叫。”然后,她讲了她们公司里两个高层经理如何使用离间计、美人计、苦肉计、连环计、斗法争上位的故事,波谲云诡,步步惊心,听得我挢舌难下。相形之下,近来几场文人笔战,只能算是书生的意气、小儿的比武。

        钱锺书先生在论及康有为、严复与林纾的一段公案时说:“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得‘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 钱先生自恃才具,谐谑刻薄,此语则难得地厚道。文人文人,终究是人以文存,时间是检验好文章的唯一标准。

        告辞出门之际,略有酒意,想起杜甫那判语,“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世事大抵如此。



 

       本文已经发表于上海壹周刊,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88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