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作如是观

 
 
 
 
 

日志

 
 
关于我

书痴画迷。不务正业的复旦大学教师。麦道的老婆。包子他妈。

网易考拉推荐

为国家而时尚  

2012-05-07 12:53:51|  分类: 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国家而时尚 - malingcat - 曾作如是观

 

 

       路易十三的宰相黎塞留有着明确的政治目标:“使国王崇高,使王国荣耀”。真正实现这一目标的,却是他的后继者、财政大臣富凯和科尔贝。他们通过“使国王崇高”的方式达到“使王国荣耀”的目的,引导法国走上重商主义和贸易保护的道路。路易十四深谙其中奥妙,竭尽所能将自己包装为欧洲最富有、最时尚、最有权力的国王,以凡尔赛为舞台,他亲自担纲奢侈品的形象代言人,权臣显贵和富商巨贾则追逐着国王发起的时尚潮流,一掷千金、在所不惜。重要的是,财政大臣要确保中国的丝绸、意大利的镜子、西班牙的蕾丝等等舶来奢侈品完成法国本土化的过程,并将法国打造成奢侈品出口大国,去赚取其它国家的真金白银。“对法国人来说,品位是商业最大的成果”,路易十四制造的“品位的法国标准”犹如传说中的金手指,随意挥洒,点石成金。到1700年,巴黎一跃而为欧洲第一大城市,法兰西也取代了意大利,成为欧洲的文化中心。
  
  作为法国政治与文化的“体现”,路易十四像一个有责任心的演员,将自己的身体贡献于国家的形象。在这个意义上,“朕即国家”并非夸口。英国历史学家彼得·伯克在《制造路易十四》里系统研究了由石雕、铜铸、绘画、石蜡所造就的这一形象,还有经过文学典籍、芭蕾舞剧、宫廷仪式等表现形式所展现出的这一形象。这些形象不仅在法国传播,还蔓延到欧洲其它地方。孟德斯鸠说,“国王们所显示出的华丽和光彩是其权力的组成部分”,不仅如此,路易十四的形象也是资本的组成部分。
  
  1701年,画家亚森特·里戈为路易十四绘制了一幅巨型肖像,路易十四非常满意,下令大量复制,以至于成为他流传最广的“标准像”。画面上,路易十四戴着高高的假发,披着蓝缎绣金内镶貂皮的皇袍,右手执权杖,左手按佩剑,旁边台子上陈列着皇冠,贴身的裤子包裹出一双美腿,脚下的鞋尤其迷人——有着钻石纽扣,系着被称为“风车带”的鞋带,鞋带在画中为亮红色,与深红色的高跟相得益彰。年轻时代的路易十四的确有着一双美腿,为了不错过任何展示美腿的机会,他让父辈的长靴彻底退场,代之以漂亮的贴身裤装与鞋子,那裤子与他深爱的芭蕾舞服装异曲同工,而鞋子,啊,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鞋迷”,据说他对新鞋子的关爱超过了对新娘子的关爱。历史学家不厚道地指出,路易十四身量不高,不到1.6米,所以他所发明的高跟鞋与从他开始疯狂流行的假发一样,乃是维持国王高大伟岸形象的利器。画像的这一年,路易十四已经67岁,因痛风症而肿胀发炎的双腿难以支撑自己的身体,但是画家还是给他年老的面孔下面安了一双年轻矫健的腿,摆着芭蕾舞姿,踩着红色高跟,因为这是路易十四之为路易十四的标准符号。
  
  英国小说家萨克雷挪揄这幅画说:“人们一眼即看出,国王的威严是由假发、高跟鞋和皇袍包装成的。理发师与制鞋匠亦如此这般地造就了我们所顶礼膜拜的神灵。”需要明辨的是,理发师和制鞋匠“制造”了国王,而国王也“制造”了高级理发师和御用制鞋匠这样的新职位。为达到自我圣化的目的,他发明了一套光彩照人的服饰体系,进而拉动了整个法国的时尚产业,可谓“为国家而时尚”。
  
  自从1659年一场大病掉了很多头发以后,路易十四就长期戴着假发。而国王的习惯和好恶左右着宫廷时尚,一时间男男女女都对假发趋之若鹜。据说1680年的一个夏天,路易十四打猎归来,看到自己的情妇方当伊小姐梳了一个可爱的发型,于是就命令她以后一直这样梳头。第二天,宫廷里所有的妇女都模仿了这种新发型,这一发型又很快风靡欧洲,从此被命名为“方当伊”。“方当伊”流行了几十年,其间有无数变体,复杂的发型可能会超过2英尺高。为了充塞这个巨大的发髻,必须购买人发。阔绰的贵族以灰金色头发为美——由于法国美女很少有灰金色头发,物以稀为贵,灰金色头发的价格达到令人惊叹的每磅150里弗尔,相当于7500美元。重要的是,这样的发型没有发型师是难以完成的,这样的发型没有大量的珠宝装点又是难以想象的。
  
  说到珠宝, 1643年路易十四继承王位时,法国王室尚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珠宝,但是到了路易十四末期的1715年,法国皇冠上的宝石已经是当时西方世界最为昂贵的珠宝,价值1200万里弗尔(6亿美元)。在文艺复兴时代,钻石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远远落后于珍珠、红宝石和蓝宝石,但是路易十四酷爱钻石的光芒,从而拔擢了钻石的地位。他的全部钻石收藏达到6000颗,最大的蓝钻石111克拉。服装成为他炫耀钻石的窗口,在帽子上、剑柄上、鞋带上、甚至吊袜带的纽扣上都镶着钻石。贵族们的跟风形成了一个“钻石风潮”,珠宝商和宝石镶嵌匠大有可为,印度产的钻石被抢购一空。在凡尔赛的舞会上,女士们高高的方当伊发髻上缀满钻石,相互辉映如同着了火一般。
  
  如果细看画面,路易十四皇袍上的王室百合图案是织金的,富丽堂皇,符合他对奢华面料的偏爱。在1679年左右,市场上出现了“黄金”面料:用金线缝制的面料,并用了更多的金线加以刺绣,在这种黄金面料中“最便宜的镶金面料,一码要20路易”——几乎7000美元一码。在一个贵族的回忆录里,他和夫人为参加凡尔赛宫的一场庆典而购买了几套行头,一共花了2万里弗尔,大约是今天的100万美元。甚至国王也知道自己创造了一个贪婪的时尚怪物,因此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丈夫发疯到为了给妻子买漂亮衣服而破产”。
  
  法裔美国学者若昂·德让的小书《时尚的精髓:法国路易十四时代的优雅品位及奢侈生活》,历数路易十四时代的各种新兴职业和时尚发明,包括明星发型师、明星大厨、明星鞋匠、时尚记者和编辑、珠宝匠、镜子匠,还包括时装、鞋、大餐、香槟、钻石、香水、折叠伞、精品店、咖啡馆,所有这些都打着奢侈的印记,并且洋溢着一种令人倾倒的“法国味儿”。或许是出于一种民族自豪感,德让对路易十四时代大加褒扬。
  
  时至今日,假如你喜欢在装修精致的咖啡馆里看人也被人看,假如你在庆典场合一定要开上一瓶香槟,假如你在结婚时要互相以钻石戒指套牢,假如你对当季的大牌包包垂涎欲滴,假如你被时尚杂志忽悠得云里雾里,恭喜你,你依然处在名之为品位的时尚暴政之下,那个华丽丽的路易十四时代仍然在定义着你的幸福。
  
  唯一可以自我安慰的是,据说物质享乐的欲望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推动力。德让列出的参考书目中没有包括德国学者维尔纳·桑巴特的《奢侈与资本主义》,该书以更加学术的笔调论述了“资本主义本是奢侈的产物”。曼德维尔医生那著名的《蜜蜂的寓言》里有首小诗入木三分:“贪婪,邪恶的根源/这种该死的毛病,/助长了有害的恶习,/并为挥霍提供了条件。/奢侈,贵族的罪恶,/可无数穷人藉此谋生,/可恶的傲慢使更多的穷人活命。/虚荣和忌妒本身,/决定了工业的发展,/美食、家具和服装,/显示了他们的愚蠢和轻浮,/而这种古怪可笑的恶习,/正是推动商业前进的动力。”
  
  
  
  若昂·德让:《时尚的精髓:法国路易十四时代的优雅品位及奢侈生活》,三联书店2012年版。
  
  彼得·伯克:《制造路易十四》,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
  
  维尔纳·桑巴特:《奢侈与资本主义》,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本文节选已经发表于新京报,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6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