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作如是观

 
 
 
 
 

日志

 
 
关于我

书痴画迷。不务正业的复旦大学教师。麦道的老婆。包子他妈。

网易考拉推荐

舌本辨之、微乎微兮 (上)  

2011-05-20 22:36:00|  分类: 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舍本辨之、微乎微兮  (上) - malingcat - 曾作如是观

 

 

林黛玉舌底功夫不精,分辨不出“旧年的雨水”和“梅花上的雪”,因此当着宝哥哥的面,被妙玉生生抢白了。这一段,看得真是惊心动魄。回过神儿来,疑问又出:雨水和雪水都是烹茶“上水”么?再有,五年前在蟠香寺收的梅花上的雪,盛在鬼脸青的花瓮里,千里颠簸,又埋在地下许久,不会变质么?当然,最为关键的是辨水的技艺,孔子曰:“淄渑之合,易牙尝而知之”,虽然黛玉不行,妙玉似乎是行的,果然有这样的神乎其技么?

 

被世代茶人顶礼膜拜的陆羽,在《茶经》中论及烹茶用水本属平易:“其水,用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慢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久食令人有颈疾。又多别流于山谷者,澄浸不泄,自火天至霜郊以前,或潜龙蓄毒于其间,饮者可决之,以流其恶,使新泉涓涓然,酌之。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取汲多者。”这里的“山水”,是指“山泉水”。山泉水里,又以乳泉——石钟乳上滴下的水——为胜;泉出于石,慢流成池,亦佳。而汹涌翻腾的山泉,则不能用以烹茶,恐怕颈部生出顽疾来。山谷里的泉水也要仔细分辨,暑天至霜降这段时间里,停滞不泄的积水孳生大量微生物,对人体有害。只有疏浚积水,待新泉涓涓,才能饮用。至于江水,要取人迹罕至地带的水;井水,却要取人常汲用的方好。简而言之,飞湍壅潦,皆非好水,水贵慢、贵洁、贵新。《茶经》里并无只字言及雨雪水,也并没有辨水、贮水之法。

 

中国茶史上最诡谲的一笔,当属晚于陆羽的唐人张又新所撰《煎茶水记》。元和九年,张又新高中进士第一,与同年们相约于长安荐福寺。友人未到,张又新在西厢里等得无聊,适逢有来自陆羽故乡楚地的僧人拿来一些书册,他闲抽出一卷翻阅,未料到在卷末看到《煮茶记》一篇,篇中提到:

 

“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至维扬,逢陆处士鸿渐。李素熟陆名,有倾盖之欢,因之赴郡。至扬子驿,将食,李曰:‘陆君善于茶,盖天下闻名矣。况扬子南零水又殊绝。今日二妙千载一遇,何旷之乎!’命军士谨信者,挈瓶操舟,深诣南零,陆利器以俟之。俄水至,陆以勺扬其水曰:‘江则江矣。非南零者,似临岸之水。’使曰:‘某棹舟深入,见者累百,敢虚绐乎?’陆不言,既而倾诸盆,至半,陆遽止之,又以勺扬之曰:‘自此南零者矣。’使蹶然大骇,驰下曰:‘某自南零赍至岸,舟荡覆半,惧其鲜,挹岸水增之。处士之鉴,神鉴也,其敢隐焉!’”

 

传说镇江之北扬子江心有两股水流,南零与北零水质不同。军士带回的那一瓶,下为南零水,上为北零临岸之水,陆羽仅仅“以勺扬水”就能一一分辨,简直是易牙再世。于是,李季卿与众宾客“皆大骇愕”,随后陆羽口授、李季卿执笔,列出了包括二十种水源的排行榜:“庐山康王谷水帘水第一;无锡县惠山寺石泉水第二;蕲州兰溪石下水第三;峡州扇子山下有石突然,泄水独清冷,状如龟形,俗云虾蟆口水,第四;苏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五;庐山招贤寺下方桥潭水第六;扬子江南零水第七;洪州西山西东瀑布水第八;唐州柏岩县淮水源第九;庐州龙池山岭水第十;丹阳县观音寺水第十一;扬州大明寺水第十二;汉江金州上游中零水第十三;归州玉虚洞下香溪水第十四;商州武关西洛水第十五;吴松江水第十六;天台山西南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郴州圆泉水第十八;桐庐严陵滩水第十九;雪水第二十。”

 

朋友告诉我,张又新写陆羽辨南零水的这段文字,已经列入时下部分地区的中小学课本,我为之错愕不已,其实从欧阳修开始,很多人怀疑这不过是张又新的“妄说”而已。欧阳修在《大明水记》和《浮槎山水记》两篇文章里,指出虾蟆口水、西山瀑布、天台山千丈瀑布,都是陆羽在《茶经》中告诫人们不要饮用、长用生疾的“瀑涌湍漱”之流。且这个榜单中江水居于山水之上、井水居于江水之上,也与陆羽经有异。至于陆羽辨水那一节,“特怪其妄也”。欧阳修主编的《新唐书》有《陆羽本传》,记:“李季卿宣慰江南……有荐羽者,召之,羽野服挈具而入,季卿不为礼,羽愧之,更著《毁茶论》”。如果李季卿并不礼遇陆羽,二人不欢而散,又安有陆羽口授其“水经”之理?楚僧的《煮茶记》恐怕是张又新的伪托之作。

 

张又新既然被欧阳修斥为“妄狂险谲之士”,所以他把“雪水”置于榜单最末,不知还有几分可信度。有趣的是,“雪水”后面还有一小行夹批:“用雪不可太冷”,真是荒谬。不过,理论是一回事,实践又是一回事。在汗漫的《全唐诗》里,已经偶有“扫雪烹茶”的惊鸿一瞥,比如喻凫的《送潘咸》:“煮雪问茶味,当风看雁行。” 陆龟蒙的《煮茶》:“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更有影响力的当属大诗人白居易,《晚起》一诗有“融雪煎香茗,调酥煮乳糜”之句,另一首《吟元郎中白须诗,兼饮雪水茶,因题壁上》道:“吟咏霜毛句,闲尝雪水茶。”至五代时期,文人陶谷亦有雪水烹茶之雅,《苕溪渔隐丛话》记:“陶谷买得党太尉故妓,取雪水烹团茶,谓妓曰:‘党家应不识此’。妓曰:‘彼粗人安得有此。但能销金窟帐中浅斟低唱,饮羊羔儿酒。’陶愧其言。”显然,雪水烹茶雅则雅矣,只是清寒一味,不如补中益气的羊羔儿酒团圆富贵。步入宋代,以雪入茶的吟咏渐多,比如丁谓《煎茶》诗:“痛惜藏书箧,坚留待雪天。”李虚己《建茶呈学士诗》:“试将梁苑雪,煎动建溪春。”辛弃疾《六幺令》:“送君归后,细写茶经煮香雪。”大文豪苏东坡也曾有《记梦回文二首并序》,“十二月十五日,大雪始晴,梦人以雪水烹小团茶,使美人歌以饮余,梦中为作回文诗。”真是又雅致又香艳,堪比宝玉之梦见太虚幻境。

 

入明以后,朱元璋“罢造龙团,惟采茶芽以进”,使得茶叶的饮用方式有了巨大变革。从点茶改为泡茶以后,对水质的要求更为严苛,所谓“精茗蕴香,借水而发,无水不可以论茶。”(许次纾《茶疏》)。也正是从此时开始,各类茶书里关于雨水和雪水的议论也多了起来。先是田艺蘅《煮泉小品》将露、雨、雪归为“灵水”——“上天自降之泽”。他特别提到:“雪者,天地之积寒也。《汜胜书》:‘雪为五谷之精’。”由于雪水对五谷有利,所以是适宜茶饮的,至于陆羽为何把雪水列诸末品,田先生想不明白。随后,屠隆的《茶笺》也论及“天泉”:“秋水为上,梅水次之。秋水白而洌,梅水白而甘。甘则茶味稍夺,洌则茶味独全,故秋水较差胜之。春冬二水,春胜于冬,皆以和风甘雨,得天地之正施者为妙。惟夏月暴雨不宜,或因风雷所致,实天怒之流也。龙行之水,暴而霪者,旱而冻者,腥而墨者,皆不可食。雪为五谷之精,取义煎茶,幽人清况。”不过,明人茶书泛滥,文人喜发高论,观点常相抵牾,比如程用宾《茶录》对秋水居于梅水之上大不以为然,对于雪水也颇有微词:“梅雨,天地化育之物,最所宜留。雪水,性感重阴,不必多贮,久食,寒损胃气。”在明代茶书里,罗廪的《茶解》是“论审而确”、“词简而核”的茶学名作,他总结说“瀹茗必用山泉,次梅水。梅雨如膏,万物赖以滋长,其味独甘。《仇池笔记》云:时雨甘滑,泼茶煮药,美而有益。梅后便劣。至雷雨最毒,令人霍乱。秋雨冬雨,俱能损人。雪水尤不宜,令肌肉销铄。”至此,他扶正了山泉的正统地位,借苏东坡推举了梅水,却把秋雨和雪水一概贬低。《开元遗事》中写了个王休,说他每到冬天,“取冰敲其晶莹者,煮建茶以奉客”,罗廪评了四个字:“亦太多事”。

 

可是,对于有闲阶级而言,“多事”简直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做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明皇子朱权的《茶谱》讲得明白:“本是林下一家生活,傲物玩世之事,岂白丁可共语哉?”按照凡勃伦的《有闲阶级论》,有闲阶级要遵守“炫耀性有闲”和“炫耀性消费”的准则,对于中国的文人雅士而言,若论“炫耀性消费”,或许还力有不逮。但是若论“炫耀性有闲”,还有比“扫雪煮茗”、“斗茶辨水”、“含英咀华、尘吻生津”更合适的事情么?“文人茶”依靠一整套不断发展出来的品位体系,与“大众茶”渐行渐远。对于前者而言,茶事是有关身份认同的符号系统,象征意义颇大,妙处难与外人道也。对于后者而言,茶是日常饮料,“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之一。正是因此,晴雯哥哥家炉台上那黑沙吊子里绛红色的茶水,与怡红院里的枫露茶,在文化的意义上异若霄壤。

 

进一步而论,就是富贵闲人的阶层内部,关于茶的“经典阐释”与“自主创新”依然是进行等级划分的有效工具。在《红楼梦》里,以雪水烹茶并不是只有妙玉这一个特例,怡红公子有诗曰:“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若从明清茶书的正统观点看,宝玉显然落败于妙玉,因为“用雪不可太冷”,新雪不宜入茶,必须藏个三年五载才好。至于妙玉用“旧年蠲的雨水”为贾母冲泡了老君眉,转眼又告诉宝黛钗,“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显然是将雪水至于雨水之上,算不得对主流知识亦步亦趋。但是不如此,怎能显示妙玉的孤高傲世?好茶者多事,而无论什么知识,精深之际,往往也就是分别心大起之机了。写了“难得糊涂”的郑板桥并不糊涂,对于茶事中的知识权力之争领会深刻,写了个对联曰:“从来名人喜评水,自古高僧爱斗茶”。叹。

 

 

未完待续,另本文已经发表于《上海文化》,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9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