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作如是观

 
 
 
 
 

日志

 
 
关于我

书痴画迷。不务正业的复旦大学教师。麦道的老婆。包子他妈。

网易考拉推荐

粪球与醋栗  

2011-11-18 14:50:46|  分类: 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粪球与醋栗 - malingcat - 曾作如是观

 

 

        崔建平的ID和笔名是“加肥猫”,名不如其人,不仅不肥而且健美,没有猫的媚像倒有些侠客风神。他喜欢文学,偶像是村上春树,当然不那么温柔的硬汉派侦探小说也是他的床头书;他喜欢网球,偶像是费德勒,不过游泳和跑步也是他的日常项目;他喜欢古典音乐,偶像是莫扎特,家里置办了PMC,可是严肃的音乐会上也会经常打盹;他的拿手菜只有西红柿炒鸡蛋,这不妨碍他好吃成瘾,对红烧猪蹄、辣大肠、羊肉汤等重口味尤其来者不拒。按理说,有妻有子、也到了奔四的年龄,很可以被娇嗔地叫做“大叔”了,不过他的心理年龄可能还在顽童阶段徘徊:两分自恋,两分自信,五又二分之一自得,只有一点点惶惑和悲观出现在不太经意的时刻。他的谋生饭碗是媒体人,每天的工作是写一些正八经儿的宏论,“不消说,是充满了正义感与责任感的那种,硬邦邦的,掷地作金石声。吃饭时读会消化不良,如厕时读会引发便秘”,因为对职业文字深感内疚、为了弥补“过错”,他才发表了三本向加菲猫生活方式致敬的小书,分别是《三分之一的加菲猫》、《世界是我的床》、还有这本《你好,小确幸》。
  
  《你好,小确幸》的封面那是相当的“幼齿”,鸟,鱼,猫,蜥蜴,甲虫,喷壶,钢琴,摇椅,果树,蒲公英,特别是那个头戴草帽、手拿捕网、斜背着书包的小男生,清新得一塌糊涂。一眼望去,也就是那种无伤大雅、无关痛痒的情趣小书。我是在翻完内容之后,回过头来,才在装帧设计的各处发现了一滴巨大的眼泪。都说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可是在末世般的喧嚣浮躁里,有一只屎壳郎努力地搜集着粪球,自己尝了觉得是好的,就努力向过往的同类们推介着。这些微小的、确定的、易碎的、在别人看来可能不值一提的幸福啊,在莽莽苍苍的人生背景之上闪烁着微光,天真使世故掩面哭泣。在此处,有种让人耸然动容的东西,反倒是历经沧桑的心灵更容易领略吧。
  
  实话说,在我还是一个“愤怒青年”的岁月里,《你好,小确幸》必定不是我的心头所好。在那时,契诃夫的《醋栗》给我的震撼特别巨大。故事里的尼古拉·伊凡尼奇是个小职员,一生的理想是拥有一个小小的、栽种醋栗的田庄,通过省吃俭用、甚至通过变相掠夺妻子的财产,他终于实现了这个理想。当自家醋栗第一次成熟的时候,他把果子放进嘴里,那副神态就像一个小孩子终于得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此时他是一个幸福的人,但却是一个像猪一样的幸福的人。契诃夫借故事中尼古拉的兄长之口议论说:
  
  “我心里琢磨:实际上,心满意足的幸福的人是很多的!这是一种多么令人压抑的力量!你们看看这种生活吧:强者蛮横无礼,游手好闲,弱者愚昧无知,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到处是难以想象的贫穷,拥挤,堕落,酗酒,伪善,谎言……与此同时,每一个家庭和每一条街道却安安静静,人们心平气和。在城里五万居民中,没有一个人会大声疾呼,公开表示自己的愤慨。我们所看到的,是人们上市场采购食品,白天吃饭,夜里睡觉,他们说着自己的生活琐事,结婚,衰老,平静地把死去的亲人送到墓地。可是我们看不见那些受苦受难的人,听不见他们的声音,看不见在幕后发生的生活中的种种惨事。一切都安静而平和,提出抗议的只是不出声的统计数字:多少人发疯,多少桶白酒被喝光,多少儿童死于营养不良……这样的秩序显然是必需的;显然,幸福的人之所以感到幸福只是因为不幸的人们在默默地背负着自己的重担,一旦没有了这种沉默,一些人的幸福便不可想象。这是普遍的麻木不仁。真应当在每一个心满意足的幸福的人的门背后,站上一个人,拿着小锤子,经常敲门提醒他:世上还有不幸的人;不管他现在多么幸福,生活迟早会对他伸出利爪,灾难会降临——疾病,贫穷,种种损失。到那时谁也看不见他,听不见他,正如现在他看不见别人,听不见别人一样。可是,拿锤子的人是没有的,幸福的人照样过他的幸福生活,只有日常生活的小小烦恼才使他感到有点激动,就像微风吹拂杨树一样。一切都幸福圆满。”
  
  是的,在当时,我觉得我应该做那一个拿锤子的人,猛砸加肥猫这类人的后背。我祖父辈和父辈的那代人,俄苏小说的忠诚粉丝,在同样的思想影响下,批判灵魂中的私字一闪念,认为“幸福在于更伟大的事业”,为了这样的终极幸福一定要将革命进行到底,哪怕革命会碾碎社会中间层那批小人物的美梦。而现在,我不作如是观。我对人性、社会和政治理解得越深,我对精神洁癖也就越没有好感。像加肥猫这样的生活,有点小自恋、小幽默、小可爱,经常被3秒到3分钟的小确幸击中,对他人不一定有益,对社会绝对无害。假如生活迟早会对他伸出利爪,灾难、贫穷、种种损失始终在觊觎着他的幸福,那么让他享受这微小而确定的幸福,本是天经地义。鲁迅老先生说中国从来就不缺脊梁,我信,可是中国的肌肉是不是有弹性、是不是丰盈、是不是健康呢?有铁肩的去担道义,有妙手的来写文章,社会中的大多数、被视为芸芸众生凡夫俗子的这群人,搜集几粒粪球、收获一些醋栗,沾沾自喜、自娱自乐,也没什么不好。
  
  差不多是基于同样的道理,我喜欢豆瓣这个神奇的网站,因为此处参差百态,高雅、端庄、正义与低俗、调侃、自私一道,和谐相处、没有界限。有一个帖子叫作《哪怕我变成一个庸俗女子,我也不能忘记》,推荐的人已近2万,形象地勾画出豆瓣大多数的耽迷物欲、格调不高,可是so what?
  
  我很确定、并且很有幸福感地指出:我参与主持的“民工继续养猪”小组,即便在豆瓣神组里也算是一朵奇葩。本组卧虎藏龙,大神众多,不少成员在其他组里也是左愤右愤、义正辞严,但是在本组里,却都有一种任沧海横流就是不显英雄本色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劲儿,按照桃花组长的阐释,“以不正经为荣,以严肃为耻,以闹闹嚷嚷为荣,以嗫嗫嚅嚅为耻。”作为本组里的一介普通民工,在组外创建了“小确幸”堂口的加肥猫,其实很能代表本组精神。
  
  
  唉,如果中国有两亿加肥猫,我们一定就进入了社会主义高级阶段。让幸福来得更猛烈些吧。
  
  
  
  
  作为猪组的三位猪长之一,我对组内民工“加肥猫”的新书《你好,小确幸》负有义不容辞的推介之责。本来还心生踌躇,怕文字太烂有辱使命,可是看了他自己的破烂软文(http://book.douban.com/review/4964615/),顿时释然。

 

        本文已发表于纸媒,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