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作如是观

 
 
 
 
 

日志

 
 
关于我

书痴画迷。不务正业的复旦大学教师。麦道的老婆。包子他妈。

网易考拉推荐

有缘香识  

2011-11-16 15:13:23|  分类: 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缘香识 - malingcat - 曾作如是观

 

 

        一直以来,香气与美色、佳肴一样,是直接诉诸于感官的好东西。因其美好,便与宗教大有勾连,在中国,儒、道、释皆在仪礼中用香。《尚书》载:“至治馨香,感于神明”,将袅袅香气视为与神明沟通的工具。《维摩诘经》里描绘了众香国里的“香积”佛土,此地的亭台楼阁、花草树木、乃至众菩萨的毛孔无不散发着“妙香”,令人神往。香气有祛邪辟秽、提振精神、增益风韵等用途,这使用香习俗渐渐向世俗生活倾斜,从馆阁楼台到寻常巷陌,从名门闺秀到小家碧玉,举凡熏燃之香、悬佩之香、涂敷之香、印篆之香、含嚼之香,在文人墨客的参与之下,悠然以远、极备精妙,终成一门洋洋大观的“香文化”。
  
  近年来,有关“香文化”着墨最力的是两位女史。孟晖的《贵妃的红汗》以讲解悬佩和涂敷之香为主,考究方法,推演工艺,参详经典文献颇多。而扬之水的这本《香识》则侧重于熏燃之香,查考器物,追溯图式,索隐发微,借力于文物之处不少。《香识》收录的七篇文章论及莲花香炉和宝子、香合、两宋香炉源流、印香与印香炉、宋人的沉香、水沉与香饼、龙涎真品与龙涎香品、琉璃瓶与蔷薇水,没有通史的雄心,而有谨慎的命笔,因此先后刊发于《文物》、《文物天地》、《中国典籍与文化》等杂志,那些详尽的注释提示读者,这不是泛泛而谈的文化漫笔,这是货真价实的名物文章。对于扬之水的忠实读者而言,这些文章曾收录于2004年出版的《古诗文名物新证》中,这一次增删补苴,小图放大,形成了一部独立的著作。
  
  熏燃之香是香事的核心、也是《香识》的核心。最早熏香所用的香料为茅香,兰蕙椒桂而已,配用的熏香器具是炉身很浅的豆式香炉。西汉中叶,南海和西域的龙脑、苏合等树脂类香料传入中土,这类香料不能直接燃烧、而必须下承炭火,于是出现了精美异常的博山炉,相配套的、专门放置香饼香丸的香合也就应运而生了。由于贵重香料并不产于中土,因遥远而珍贵,因此能在日常生活中用香的皆是王公贵族。魏晋时代,尚书令荀彧喜好“浓香熏衣”,所坐之处香气三日不散;石崇富可敌国,厕所里置甲煎粉、沉香汁、还有侍女持香囊,这都是奢侈到令人侧目的行为。
  
  唐代,域外香料沿着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大量输入,《唐大和尚东征传》记载:天宝年间,广州“江中有婆罗门、波斯、昆仑等舶,不知其数。并载香药珍宝,积载如山,舶深六七丈。” 鉴真和尚东渡日本时,带有众多“香药”,比如天宝二年那一次,计有“麝香二十脐,沉香、甲香、甘松香、龙脑香、胆唐香、安息香、栈香、零陵香、青木香、熏陆香都有六百余斤,又有毕钵、诃梨勒、胡椒、阿魏、石蜜、蔗糖等五百余斤,蜂蜜十斛,甘蔗八十束”。自此香事东传,奠定了日本香道的基础。扬之水考证说,南北朝时代,在佛教图像影响下,博山炉渐同莲花相结合,而香合向莲蓬的形状衍化,至唐代,形成了莲花状香炉与莲蓬状“宝子”并用的格局。
  
  宋代,海上香料贸易更为兴盛,因此海上丝绸之路又名香料之路。官府在泉州设立市舶司,又设“香药局”,香药的贸易收入超过了国家收入的四分之一。当此际,街市上有专门卖香的“香铺”,里弄间有专门制作篆香的“香人”,茶栏酒肆都有随时向顾客供香的“香婆”。燕居焚香、手自调香,更是两宋士人的雅趣之一。扬之水在《两宋香炉源流》中将宋代香炉分作两种类型,其一是封闭式的、有盖的熏炉,其二是开敞式的、无盖的香炉。前者又叫“出香”,炉盖常做成莲花和狻猊,莲花熏炉上承南北朝-唐代的余绪,狻猊熏炉则下启明代角端香炉的先河,李清照在《醉花阴》里写道“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又在《凤凰台上忆吹箫》中写下“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无疑,她日用的正是这种狻猊熏炉。另外两种更宜于闺阁的是“香鸭”和“香球”,“红袖时笼金鸭暖”,熏香小鸭所酝酿出的一脉相思,不仅常见于诗词歌赋,也常见于图绘版画,陈老莲那旖旎的《斜倚熏笼图》里,熏笼之下便是一具鸭形熏炉。另一种开敞式的香炉里,最具特色的是仿古式样,与宋代的制瓷技术相结合,出现了一批官窑和龙泉窑的精品之作。而后世受到宋代仿古瓷炉最深影响的,当属明代的“宣德炉”。可惜在后世,宣德炉常用来做增值投资,肯用于燃香的倒不多见了。
  
  明人屠隆在《考槃余事》里言及:“香之为用,其利最溥。物外高隐,坐语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悦神。四更残月,兴味萧骚,焚之可以畅怀舒啸。晴窗搨帖,挥尘闲吟,篝灯夜读,焚以远辟睡魔,谓古伴月可也。红袖在侧,密语谈私,执手拥炉,焚以薰心热意。谓古助情可也。坐雨闭关,午睡初足,就案学书,啜茗味淡,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戛指,长啸空楼,苍山极目,未残炉爇,香雾隐隐绕帘。又可祛邪辟秽,随其所适,无施不可。”明清两代,香事渗透于名人雅士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炉瓶三事”成为案头必备的清玩,《红楼梦》第五十三回,贾母元宵夜宴,花厅之上摆了十来席,每一席旁设一几,几上设炉瓶三事,焚着御赐百合宫香。清代叶梦珠的《阅世编》卷九记吴中风俗可与此相证,叶氏提到观剧时候,桌上设高四五寸小几,几上陈小铜香炉,旁列香盒筋瓶,值筵者时添香火,熏香四达,“未始不雅也。”
  
  通观全书,扬之水女史在诗文、绘画和文物相互印证方面最是得心应手,于考据各式香具的源流和演变处用力最深。感慨的是,名物之学本是古典之学,现在却被归为时髦的“物质文化研究”;与此相彷佛,来自古代日常生活的那一缕香烟,在满大街都是化学香水味道的今日,成了十足冷门学问。惟盼有缘之人翻开这本书吧。
  
  
  
  
  又,苏枕书说,据日本人自称,在鉴真东渡之前,他们岛上已经有香木随海水飘来。所以香道源流这个公案,还待有识之士查考。http://www.douban.com/note/182342523/
  
  
  本文已发新京报,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99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