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作如是观

 
 
 
 
 

日志

 
 
关于我

书痴画迷。不务正业的复旦大学教师。麦道的老婆。包子他妈。

网易考拉推荐

林泉高致·之一  

2010-10-23 21:32:00|  分类: 画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人郭熙现在很红。据说台湾民众评选台北故宫博物院院藏十大杰作,他的《早春图》赫然在列。大陆近年所写的各种美术史,也自有他一席之地。日前在家“养病”,翻看山东画报出版社新出的《林泉高致》,除了郭熙的画论《林泉高致》本身,编者还体贴地收了大量相关资料,比如历代郭熙画题跋、历代画论中关于郭熙画的评价等等。书中所配图片,除了现在定为郭熙画作的《早春图》、《山村图》、《幽谷图》、《窠石平远图》、《寒林图》、《树色平远图》、《古木遥山图》、《关山春雪图》、《溪山访友图》,也有可资比照的荆浩、关仝、董源、巨然、李成、范宽、燕文贵等人的代表作。编辑之精,令人拊掌。

 

本来,我是不那么喜欢郭熙的。私下以为,论画寒林,他的《寒林图》不如李成的《寒林平野图》疏朗有致;画雪景,他的《关山春雪图》不如范宽的《雪景寒林图》皑然萧瑟;画高山,他的《山村图》又不如关仝的《山溪待渡图》伟岸深邃,他的远景近景总是糊糊涂涂地黏在一起,树丛亦是七扭八歪纠结在一处,按照我的审美标准,不够清爽。

 

可是。认真看了《林泉高致》之后,我开始同情郭熙了,谁知道呢,目前我们看到的也许不是他的代表作,或者说,他的画作被人顶了名,也未可知。

 

郭熙布衣出身,并无师承而天赋异禀,他画笔精绝,友朋故旧讨画不绝,逐渐成名。根据《林泉高致·画记》记载,宋神宗即位后,郭熙先是应邀为三司使(相当于财政部部长)画壁,然后给开封尹(相当于京师最高长官)画了六幅大厅里的“雪屏”,又给某官僚的友人画了六幅“松石屏”,又给盐铁司副使(相当于副司长)画了大厅壁上的“风雪远景屏”,又给谏院正宪(相当于监察部首长)画了六幅“风雨水石屏”,又在相国寺西壁后画了“溪谷平远”,正所谓“公卿交召、日不暇给”。

 

有了声望和人脉,终于有了在皇帝面前展示才华的机会。神宗的紫宸殿上有幅屏风,当时的宫廷画家艾宣画了四只鹤、崔白画了数茎竹、葛守昌画了株海棠,郭熙的任务是添一块怪石。另外三人都画了一个月,郭熙“移时而就”——一会儿就画好了,他内心的得意尽在此四字中。后来,禁内东门小殿有个屏风,屏有八幅,其中有两扇是可以关起的窗子,左扇由符道隐画了松石,右扇由李宗成画了松石,中间六幅,留给郭熙画了“秋景山水”。这两处屏风画,神宗应当很满意,于是郭熙被擢拔为书院“供奉”。

 

神宗曾命人造了一顶“毡帐”,御批“郭熙可令画此帐屏”。郭熙画了“朔风飘雪图”,其上画“大坡林木,长飚吹空,云物纷乱,而大片作雪飞扬于其间”。神宗看了激赏不已,特别赐给郭熙“实花金带”。自此以后,郭熙承旨画“御前屏帐”,或大或小,不计其数。很快,郭熙升格为“艺学”,画了“方丈围屏”、两幅“御座屏”、“又作春雨晴霁图于屏上”。除了画屏,郭熙的画作本身也受到神宗欣赏,《画记》记载,神宗把郭熙的“秋雨”、“冬雪”二图赐给了岐王、把“秋景烟岚”二图赐给了高丽,另有“四时山水各二组”可能留在了宫中。

 

由于神宗推崇,郭熙官至“翰林待诏直长”,也就是画院最高职位。随后,他奉旨在玉华殿两壁上画了“林石屏”,以及景灵宫十一殿的“屏面大石”,又有“着色春山”和“冬阴密雪”诸画,其后零碎大小数不胜数,比如钦明殿东小壁上的“松石平远”,瑶津亭的亭屏,太皇太后大安辇的辇屏等等。细考起来,郭熙在宫中多画包围整个空间的巨屏,比如神宗宴饮的化成殿,两壁各画了松石、溪谷、瀑布,门南画了悬崖、怪木、松石,东小壁又画雨霁山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睿思殿,此殿号称“凉殿”,殿外有修竹茂林围绕,殿中凿青石作海兽鱼龙,玲珑剔透,又从地下开沟引水入殿,在水上设御榻,是皇帝避暑的绝佳去处。神宗命郭熙在睿思殿上画了四面屏风,环绕整个大殿,画的都是松石平远、山水秀丽之景,给人以阴凉之感。

 

郭熙最为人所称道的,是他的“玉堂屏风”。玉堂者,当时翰林院的大堂也,堂上的屏风是郭熙奉旨画的《春江晓景》。郭熙之子郭思在《画记》中将此画与苏东坡的一首诗歌联系了起来,后世沿袭此语,皆称此诗是为此画所作。但认真查一下,发现苏东坡此诗的全题是“郭熙画秋山平远(潞公为跋尾)”,全诗如下:

 

“玉堂昼掩春日闲,中有郭熙画春山。鸣鸠乳燕初睡起,白波青嶂非人间。离离短幅开平远,漠漠疏林寄秋晚。恰似江南送客时,中流回头望云巘。伊川佚老鬓如霜,卧看秋山思洛阳。为君纸尾作行草,炯如嵩洛浮秋光。我从公游如一日, 不觉青山映黄发。为画龙门八节滩,待向伊川买泉石。”

 

这东坡也忒糊涂,一首诗里又是“春山”又是“秋山”、既有“春日”又有“秋晚”,评的到底是“春江晓景”还是“秋山平远”,天知道了。

 

郭熙本人最满意的,不是玉堂屏风,倒是儿子郭思在元丰五年(1082)登进士第,宋人张邦基的《墨庄漫录》卷四记:“熙喜甚,乃于县庠宣圣殿内图山水窠石四壁,雄伟清润,妙绝一时。自云:平生所得极意于此笔矣。”郭熙虽然贵为翰林待诏,到底出身不正统,又是艺匠,儿子科举出身,龙图阁直学士,算是彻底改换门庭,他的高兴发自内心,他的妙笔也因此而来吧。

 

(未完,待续)

 

上图:郭熙《寒林图》,绢本水墨,153×98.8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